​作者 | 秣厉

如果觉得套路和声太乏味,那么适当加入一些离调和弦是不错的选择,它让曲子更加出彩也有更有品味。

那如何运用离调音以及离调和弦就尤为重要了,如果没有合理运用好,可能会适得其反,让和声而变得浑浊。所以本文将为你详细讲解各类流行歌曲中的离调手法。

注:全文以C大调涉及的调外音为例。

01
离调音  C# / Db

01 离调和弦:A、A7、A7b9

多用于4536中对Am的替换,将暗色彩转为亮色彩。

如《星晴》中“带领你我环绕大自然”、陈洁仪《心动》中“如果不能够永远走在一起”,这两首旋律声部都出现了bB(六级的降九音)。

02 离调和弦:C#7

为五级的属代理,但并不常用。

03 C#及其第一转位:Napori和弦

常与C和弦连接并循环,与F和弦同属于下属功能组。

04 DmM7

用于251的二级冠音下行:Dm-DmM7-Dm7-G-C,如《星晴》中“迎着风,开始共度每一天”。

02
离调音  D# / Eb

01 离调和弦:D#dim7

在Em和Dm间作为经过减七和弦使用,有“刹车”的效果。可在(45)36251中替换Am及刹车和弦#Fm7b5。

典型的例子如《青花瓷》的间奏弦乐,采用的就是F-Fm6-Em-D#dim7,仔细听可以发现这里大提琴有个很明显的A-Ab-G-Gb的低音线条,Ab为Fm6的组成音,而Gb(F#)为D#dim7的组成音。

02 离调和弦:D#、Ab/D#、Ab

用于4(5)3(6)251中对二级的替换。

其中D#和Ab/D#可视为同主音大小调的使用(C大调转C小调),Ab接G可视为同性质和弦的平移倾向性。例如《轨迹》副歌“让我不再想念你”、千与千寻《One summer’s day》副歌(A小调转C小调)。

03
离调音  F# / Gb

01 离调和弦:F#m7b5

技巧一:作为“刹车”和弦使用。

大名鼎鼎的刹车和弦,其“刹车”效果常见于六级出现后,和弦低音的半音/全音下行中,低音线条A-G-F#或A-G#-G-F#。常见进行如:Am-G-F#m7b5。在实际运用的过程中,确实经常会在最后一段副歌刹车和弦的位置予以留白,仿佛和声真的“刹车”了一般。

实例如《半岛铁盒》里“铁盒的序变成了日记,变成了空气,演化成回忆”(这里低音线条其实为A-G#-G-F#);《世界末日》里“我的世界将被摧毁”(不得不说这里刹车和弦和歌词的味道配合地很好);《彩虹》里“但能不能别没收我的爱”;《花海》里“它爱着大海”;《烟花易冷》里“斑驳的城门,盘踞着老树根”……当你想在六级的位置留白时,不妨试一试F-E7-Am-G-F#m7b5这个连接。

技巧二:利用Gb到G的倾向性。

替换4536中的四级,用于该进行的起始位置。不过更常用的技巧在下面。

技巧三:利用F#到F的倾向性。

同样用在4536的开头替换四级,同时将五级换为G/F、Fm、Fm6等。

如《说了再见》中“口红待在桌脚”;《等你下课》中“记得我写给你的情书”、《爱你没差》钢琴前奏;甚至可结合二中的第(1)条,用D#dim7替换六级,形成F#-F-E-D#的根音下行模式。这种把小七减五和弦用在进行开头的方法较为少见。

另外,4536前通常使用Gm7或C7,形成连接到四级的倾向性,其实也可利用F#到F的倾向性,用F#m7b5接4536。其中F#m7b5-Fmaj7进行中,两者组成音区别只在于根音的小二度,因此兼顾了连接的倾向性与平稳性。

如《说了再见》中“却发现自己办不到,说了再见”这句主副歌过渡部分,以及副歌半终止部分的过渡:“你说好不好,说了再见”;《菊花台》副歌部分“北风乱,夜未央,你的影子剪不断,徒留我孤单在湖面成双”,这句的进行为C-F#m7b5-F-Fm-Em-Am-Dm7-G-C,也是用F#m7b5去接4536。

技巧四:利用F#到F的倾向性。

利用F#m7b5与二级大系列和弦(D、D7、D9)、F#dim及其转位和弦组成音的相似性,进行和弦的互换,如《算什么男人》主歌部分,可以是C-D-F-Fm,也可以是C-F#m7b5-F-Fm,此时后三个和弦的进行非常顺畅。

综上所述,刹车和弦绝不仅仅是“刹车”和弦,它在卡农进行中的用法十分丰富。当其他人只知道用它“刹车”时,你可以把它用在很多其他的地方!

02 离调和弦:F#dim7

与D#dim7互为转位,用法相同,与刹车和弦的用法类似,常有Am-G-F#dim7的进行,如《烟花易冷》中“落在那座野村”。

03 离调和弦:D、D7

在卡农中可用作重属和弦,后接五级及其变体。

如《明明就》主歌中“糖果罐里好多颜色,微笑却不甜了(C-D-Fm-C)”、《菊花台》副歌中“我心事静静淌”;除卡农进行外,也具有改变二级原有暗色彩为亮色彩的功能;有时可与F#dim等互换。

04 离调和弦:Em9

Em的延伸音和弦,后接Am。

04
离调音  G# / Ab

01 离调和弦:G7b9、Fm6、Fm

G7b9可视为Fm6/G,因此Fm6可视为省略了根音的属七降九和弦,且由于组成音包含Ab和D这组三全音,因此依旧具备属功能。故可利用G7b9、Fm6的属功能,后接C和弦;而Fm后接C和弦可视为利用G#-G和F-E的倾向性,后面还会再提。因此,在半终止/终止的位置,你可能会见到Dm7-Fm6、Dm7-Fm或F-Fm6、F-Fm。

如《龙卷风》里“黑云在降落,我被它拖着走”;《安静》里“我懂我也知道,你没有舍不得”;《天涯过客》里“几番离愁世事参透都入酒,问你是否心不在这少了什么”;《等你下课》的吉他前奏等。

02 离调和弦:Fm、Fm6

利用同性质和弦的平移性,后接Em。因此常用于4536中对五级的替换,也即F-Fm-Em-Am或F-Fm6-Em-Am。

如《轨迹》中“在月光下一直找寻”(弦乐线条里有非常明显的G#);《超人不会飞》中“那就让我在空中停一停歇”;《雨下一整晚》中“白杨木影子被拉长”;《算什么男人》中最后一段副歌那句“算什么男人”;《红尘客栈》中“剑出鞘恩怨了谁笑”;《爱情废柴》中“为你封麦,只唱你爱”……

注意,以上所讲的应用都是用于替换五级,但前者是替换251中的五级,后者是替换4536中的五级。另外不管是在4536还是251中应用Fm,如果Fm处对应旋律音为E的话,即可形成FmM7,也即所谓的小大七和弦。如《算什么男人》主歌部分“那个人已不是我”中mi和re的重复,就可以理解为Fm6和FmM7的使用。

03 离调和弦:Caug、Fm、Fm6(Ddim)、C#及其第一转位

利用G#音到主和弦五音G的倾向性,经常与C和弦连接并循环,常用于乐曲结尾或开头处(《蜗牛》《你好吗》《天台的月光》,郭顶《水星记》),副歌中的使用如《哪里都是你》。

以上三类都是利用G#到G的倾向性

04 离调和弦:E、E7(利用Ab到A的倾向性)

作为Am的临时五级属和弦使用,后接Am。众所周知,周董很喜欢在卡农以及4536中用E7-Am或Bm7b5-E7-Am。

如《告白气球》中“亲爱的(C),爱上你(Bm7b5-E7-Am)”;《爱你没差》中“爱你没差(C),那一点(Bm7b5)时差(E7),你离开(Am)……”《花海》中“爱成了阻碍(E7-Am)”;《说好不哭》中“没有了联络(C),后来的生活(Bm7b5),我都是听别人说(E7-Am)”、“你会(C)微笑(Bm7b5-E7)放手(Am)”(这里贝斯有很明显的C-B-E-A低音线条)、《枫》中“我点燃(E7)烛火(Am)温暖岁末的秋天”……可以说,周董在绝大多数需要接六级小和弦的位置,前面都会采用三级大和弦。

05 离调和弦:Ab、Ab/D#

在4536中替换Am,也可用于替换251的二级。

05
离调音  A# / Bb

01 离调和弦:Gm、Gm7、C7

常用于将四级视为临时主和弦的251结构,也即后接F,如Gm-F、C7-F、Gm7-C7-F等

如《蒲公英的约定》中“说好要一起旅行”、《最长的电影》中“要我怎么记得”、《说好的幸福呢》中“我都还记得”、《我落泪情绪零碎》中“分手在起风这个季节”、《你好吗》主副歌过渡处的弦乐(大提琴中有很明显的降七级音)……可以说出现频率不亚于Bm7b5-E7-Am。

02 离调和弦:BbX

常用于从一级主和弦开始的低音半音下行过程中,冠音X一般为主和弦冠音的持续。

如《最长的电影》前奏和主歌,《你好吗》主歌部分“你说故事已经结束很久”,这两个位置的进行非常接近,你甚至都能听到很明显的C-Bb-A-Ab低音线条。当然,低音也可以使用C-B-Bb-A-Ab这样完整的半音下行。

03 离调和弦:Bb

与F和弦同属于下属功能组,常见用法为Bb-Em-Am。如《东风破》中第二段“水向东流时间怎么偷”这句开始的位置有个很明显的离调,就是贝斯音给出的降七级音。

04 离调和弦:GmM7

用于对251中五级的替换,音响效果比较刺激,慎用。

05 离调和弦:A7b9

对4536中六级的替换。

以上所有离调技巧都可以结合起来使用,可以发现,离调的重要思想在于两点:

01 利用调外音向邻近调内音的倾向性,且由此可以形成某种全音/半音的线条。

02 同主音的不同音阶/调式之间的转换。

06
附表